清项城知县钮琇《觚剩·续觚剩》序ˉ文(节选)

  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称《觚賸》“幽艳凄动,有唐人小说之遗,然往往点缀敷衍,以成佳话,不能尽核其实。”周中孚《郑堂读书记》谓“其文词皆哀艳奇恣,而记事多近游戏,故不免谈神怪以徵其诡幻,间有裨于考据者,亦百中之一二耳。”这些略带微词的评论,恰恰道出了此书的

  小说性质、尤其是以神怪徵其诡幻的特点,而这倒是《觚賸》的优点和价值之所在。

  铁说《红楼梦》从刘姥姥说起曰《觚剩·觚剩续编》一书为《红楼梦》底事

  江南才子“四布衣”及“昆山三徐”,潘耒、李因笃诸才子等人,皆为钮琇好友。《觚剩·觚剩续编》该书还谈到的人物还有顾亭林(炎武)、河东君柳如是和丈夫钱谦益、陈圆圆和吴三桂、杜牧、苏东坡等等,可补中国正史。陈寅恪及蔡元培过早皆发现过此书。

  铁说《红楼梦》从刘姥姥说起(节选)

  人物刘姥姥本事的索隐是蔡元培先生索隐成功四例之一。故我们全文转抄在此:

  刘老老,汤潜庵也。潜庵受业于孙夏峰,凡十年。夏峰之学,本以象山、阳明为宗。《石头记》"刘老老之女婿曰王狗儿,狗儿之父曰王成,其祖上曾与凤姐之祖、王夫人之父认识,因贪王家势利,便连了宗。"似指此。

  耿介所作《汤潜庵先生斌传》曰:"皇太子将出阁,上谕吏部:自古帝王谕教太子,必简和平谨恪之臣,专资赞导。江宁巡抚汤斌,在经筵时,素行谨慎,联所稔知。及简任巡抚以来,洁己率属实心任事,允宜拔摧大用。风示有位,特授礼部掌詹事府事。"《石头记》四十二回,凤姐儿道:"他(巧姐儿)还没个名字,你就给他起个名字,借借你的寿。二则你们是庄家人,不怕你恼,到底贫苦些,你贫苦人起个名字,只怕压的住他。又一百十三回,"凤姐对巧姐儿道:'你的名字还是他起的呢,就和干娘一样,你给他请个安。'……老老道:'只是不到我们那里去。'凤姐道:'你带了他去罢。'"一百十九回,平儿道:"老老,你既是姑娘的干妈。"疑侍指其为詹事府事。

  《觚剩》:"旧传明祖梦兵卒千万罗拜殿前,……高皇曰:汝因多人,无从稽考姓氏,但五人为伍,处处血食足矣。因命江南家立尺五小庙祀之,俗称五圣祠。是后日渐蕃衍,甚至树头花前、鸡埘豕圈小有萎夭,辄日五圣为祸。吾吴上方山尤极淫侈,,娶妇贷钱,夭诡百出。吴人惊信若狂,箫鼓画船,报赛者相属于道。巫觋牲牢阗委杂陈,计一旧之费不下数百金,岁无虚日也。睢州汤公巡抚江南,深痛恶俗。康熙乙丑奏于朝,而奉有谕旨,并檄各省,如江南土木之俑,或外炎火,或投浊流,五圣祠遂斩无孑迪。"《国朝先正事略》:"苏州府城上方山,有祠日五通,祷赛甚盛。凡少年妇女感寒热,觋巫辄谓五通将娶为妇,往往赢瘵死,常数十家。前有大吏拟撤其祠,遇祟死,民益神之。公收像投水火,尽毁所属淫祠,请旨勒石永禁。"《石头记》三十九回,"刘老老道:'去年冬天,接连下了几天雪,地下压了三四尺深。……只听外头柴一草响。我想必定有人偷柴草来了。……'贾母道:'必定是过路的客人们冷了,见坟成的柴,抽些烤火去,也是有的。'刘老老道:'……原来是一个十七八岁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……'外面人喊噪起来,……丫鬟回说:'南院马棚子里走了火了,不相干,已救下了。'……只见东南上火光犹亮。……又忙命人去火神跟前烧香。……贾母足足看火光熄了……都是才说抽柴草惹出火来了。……林黛玉忙笑道:'咱们雪下吟诗?依我说,还不如弄一捆柴火,雪下抽柴。'……刘老老编了告诉他道:'那原是我们庄北沿地埂子上有一个小祠堂里供的,不是神佛,当先有个什么老爷。'说着又想名姓。宝玉道:'不拘什么名姓,你不必想了。(《觚剩》所谓无从稽考姓氏)只说原故就是了。'刘老老道:'这老爷没有儿子,只有一位小姐,名叫若玉小姐。("五"字与"玉"字相似,故曰若玉)……生到十七岁,一病死了。(《国朝先正事略》所谓"少年妇女……五通将娶为妇,往往赢瘵死"。),……因为老爷太太思念不尽,便盖了这祠堂,塑了这若玉小姐的像,派了人烧香拨火。如今日久年深的,人也没了,庙也破了,那像也就成了精。……他时常变了人出来各村庄店道上闲逛。我才说抽柴火的就是他了。我们村庄上的人还商议着要打了这个像,平了庙呢。'……宝玉道:'我明日做个疏头,替你化些布施,你就做香头,攒了钱把这庙修盖,再装塑了泥像,每月给你香火钱烧香。岂不好?'(汪士綋所作《汤潜庵先生墓表》:"其后五路神徙于他所,骎骎乎有复兴之势。"),……焙茗笑道:'找到东北上田埂子上才有一个破庙。……那庙门却倒也朝南开,也是稀破的。……一看泥胎,吓的我又跑出来,活似真的一般。……那里是什么女孩儿,竟是一位青脸红发的瘟神爷。'"皆影汤公毁五通祠事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