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行记·东京·一向山专称寺·冲田总司墓所

  【一向山专称寺·冲田总司墓所】

  东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专称寺,旅馆选择了价格昂贵的六本木附近,也是因为想要在这短短的两天内,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。

  晚间的六本木,作为商业中心而人潮涌动,两旁的商店霓虹闪烁,灰头土脸的我穿梭在由俊男靓女组成的人群中,肚子饿得快失去存在感,还是极度雀跃的从地铁口飞奔向目的地。说来奇怪,明明在GE上记了不知多少次地图,甚至用实景功能走过几遍,路痴精神仍然让我走了岔路。

  刚刚在日野结束了极度耗费体力的纪念馆之旅,又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拥挤电车,终于在绕了一个巨大圈子之后找到正确的街道,终于……站在专称寺门前。

  (照片为次日拍摄)

  这座在喧嚣掩映中的小小寺院,无论周围怎样变化,似乎仍要固执的把时间停留在百年以前。拐进旁边那条属于它的小路,就像有结界存在一般隔绝了马路上的车辆奔驰的声响,只剩下悦耳的,永不停息的蝉鸣,伴着耳机里单曲循环了的,斋贺小姐的那篇独白。

  围墙很矮,甚至觉得手一撑就可以翻过去。泥土味,混杂着有些年头的石头的味道,摸上去是潮湿的雨水痕迹,也有点淡淡的植物香气……这就是你墓地的味道了。

  天是黑的,路旁的灯光映不到围墙中,眯起眼睛找到暗红色屋顶的轮廓——是已经看过无数次照片的,你的墓碑。

  把手中的东西放在墙角,合手低头,大脑中一片空白。

  我曾经……无数次的想象这个场景。

  真的,用无数次来形容,一点也不过分。

  我记得我曾经说过——当我站在你面前的时候,不知道会不会高兴到没出息的哭出来。

  而事实上,此时的我心情却相当平静,平静到我开始质疑,我是否真的如想象那般喜欢你,质疑此刻的种种,是不是只是虚假荒诞的梦境。

  这种感觉实在……太不真实。

  其实没有什么想说的话。想来看你的这个愿望,说到底还是很自私的产物。喜欢你的这件事情也真的没什么必要告诉你……毕竟有如此多的人喜欢你。

  数不清的作品里描述了你们的故事,你被画成各种形象,被不同的演员演绎,冲田总司这四个字,如同蚕蛹般被丝层层包裹,镀上华丽的金色外衣,但怕已早不再是你的当年。

  紧锁的铁门,上面写着“涅盘城”。

  白纸上的字大家都应该知道了,我就不再重复啦。

  和周围的墓地比起来,冲田的其实很矮小。

  墓碑前,挂着不知哪座神社的御守。花朵还是新鲜的,是很漂亮的颜色。

  寻找了一个能略微拍得到正面的位置,这已经是我能拉到最近的距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