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GO设定 阿尔托利亚·潘德拉贡(Alter)

职阶:Saber 真名:阿尔托利亚·潘德拉贡 性别:女性? ? 出典:亚瑟王传说? 地域:英国? ? 属性:秩序·恶 身高:154cm ?体重:42kg 力量:A? ? ?██?██?██?██?██ 耐久:A? ? ?██?██?██?██?██ 敏捷:D ██?██ 魔力:A++██?██?██?██?██ 幸运:C? ██?██?██ 宝具:A++██?██?██?██?██ 对魔力:B 发动中的咏唱为三节以内的魔术对其无效。 就连大魔术和礼仪咒法也很难伤害到她。 ……因为染上了暗属性,使得她的对魔力降低。 魔力放出:A 就算她不刻意为之,庞大的魔力也会形成浓雾包裹住她的身体。 由于魔力的余波,使得黑色盔甲的防御能力上升。 当然,因为平时消耗的魔力过于庞大,为了维持这样的状态,所以食欲会比平时高出很多。 直感:B 在战斗中瞬间认清“对自己而言最适合的行动”的能力。 因为经常在意识中抑制着自己凶暴的一面,因此直感略微有所降低。 但反而来说,这种状态对于阿尔托利亚来说,能够让她从英雄的身份上脱离出来,采取更像人类的行动。 领导力:E 指挥军团的天性与才能。 在团体战斗中,可以让已方军团的能力上升。 统率力有所上升,但士兵的士气却很低。 誓约胜利之剑 等级:A++? ?种别:对城宝具 距离:1~99 最大捕捉:1000人 Excalibur·Morgan 黑色的极光之剑。 Excalibur是改变所有者魔力的增幅器,因此黑化的Saber所持有的圣光之剑同样也变成了黑色。 不仅是颜色发生了变化,外观上也有所改变,不过也只能算是Excalibur的另一面而已。 正如湖的妖精有薇薇安和摩根并存相同,这柄圣剑也拥有善与恶两种属性。 染上了黑色的魔力是潜藏在不列颠岛的原始咒力,也是指将其从乌瑟王那里继承下来的阿尔托利亚的姐姐妖妃摩根。 这柄圣剑的名字的变质,或许正是与直到最后也没能互相理解的摩根的唯一的关联。 与平时的阿尔托利亚截然不同,是十分冷酷无情的另一面。 有时会被称作Saber Alter。 生前,一次都没有落入邪道的阿尔托利亚的心中, 也存在着迷惑、 纠葛、对自己的愤怒和对周围的叹息。 现在的样子,正是因为受到圣杯的诅咒的她将藏于自己内心的秘密表面化,让她将自己的“方针”反转所导致的。 变化的不仅仅是她的内心,也影响到了外表。 肌肤的颜色变得青白,最初被召唤出时,隐藏在黑色眼罩之下的瞳孔也从碧绿变为了金色。 身上所穿的铠甲染上了黑色,重装化使得力量得到增强。 属性的性格中的一部分发生了反转,她的做法和言辞与普通状态下相反,是个“暴君”,但她根本的目的与理想却并没有发生变化,存在于原本的她身上的对亲近之人的感情有些许遗存。 或许,她才是亚瑟王所追求的“理想之王”的样子。 阿尔托利亚会控制自己的力量,但这个状态下的她却不会有任何犹豫地使用自己的魔力。 另外,可以称之为成为英灵、接触到胃文化以及其基础异文化的阿尔托利亚的同一性的,对食物的喜好也发生了变化。 她会将精巧、细致、品味深厚的料理吐出来,反而会大口大口地吃垃圾食品。 对于拥有着规格外的魔力炉心的她来说,吃饭只是燃料补给,她或许更喜欢吃起来方便的东西吧。 在追求圣杯这一点上并没有改变。 但是,肯定近乎暴虐的强大的她所追求的,并不是仅仅是拯救世界、身为强大的从者满足Master的愿望,而是追求更强的敌人,并在与令人不悦的敌人和Master的战斗中磨练自己,并锻炼Master。 虽然做法不同,但对于Master的理解与指导的样子,确实是与阿尔托利亚·潘德拉贡毫无二致。 另外在《Fate/Grand?Order》的世界中,作为阿尔托利亚·潘德拉贡和其他从者的她的存在,让阿尔托利亚在受到圣杯的诅咒后没有黑化。 “你变强了呢……士郎。” “统治才是王的证明?别搞笑了金色的家伙。彻底的统治、没有自由的自由,这才是王。你这家伙的华丽才是多余的东西。” ?“我内在的光啊,至少在温柔的梦中长眠。” 历史上传说中的亚瑟王本人,或许是她/他曾经拥有的其他的样子。 随着她的反转,圣剑Excalibur也染上了恶属性,变成了漆黑之剑。 正如湖中拥有善之属性的妖精薇薇安和恶之属性的妖精摩根一样,从妖精们那里获得的Excalibur也可能拥有善恶两种属性。 另外,《Fate/Grand?Order》的《幕间物语》中,某个人物(从者)曾经评价其为“极像卑劣先王伏提庚”。 伏提庚是亚瑟的父亲尤瑟王的兄长,也是企图篡夺不列颠王位的人。 序章《炎上污染都市冬木》中,曾经在冬木市的大圣杯中,被与她有着强烈羁绊的某个从者所保护着。 在《Fate/Grand Order》中,作为英灵登场的她就是在序章中遭遇圣杯诅咒的阿尔托利亚本人。 在《幕间物语》里曾经描写了这样的场景,在为了锻炼Master的行动中,她面对着与她相同的、可以说是因为受到了圣杯的诅咒所以出生的从者,以及同样曾经被称之为王的从者,再次确认自己状况的样子。 阿尔托利亚系列 在得知自己只是阿尔托利亚的其中一面后,曾经偷偷地因“就算这样我的另一面也太多了吧”而惊呆。 圆桌的英灵 不说为妙。 无论在哪里看到饱尝艰辛的阿格规文都会笑出来。 贞德Alter 有趣的同胞。 邪恶却并不直率,根本上还是贞德本人,这点最有意思。 “呵呵。立竿见影,说的就是她。”